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巴蜀地区的竹王神话与竹部族

时间:2019-06-16 01:15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巴蜀地域的竹王神话与竹部族_哲学/汗青_人文社科_专业材料。文史杂志 28 2011年第2期 巴蜀文化 巴蜀地域的竹王神话与竹部族 ◎曲 镌 范晔《后汉书·南蛮西南夷传记》记录说: 夜郎者,初有女子浣于遯水,有三节大竹流 入足间,闻此中有号声,剖竹视之,

  文史杂志 28 2011年第2期 巴蜀文化 巴蜀地域的竹王神话与竹部族 ◎曲 镌 范晔《后汉书·南蛮西南夷传记》记录说: 夜郎者,初有女子浣于遯水,有三节大竹流 入足间,闻此中有号声,剖竹视之,得一男儿, 归而养之。及长,有才武,自立为夜郎侯,以竹 为姓。武帝元鼎六年,平南夷,为牂柯郡,夜郎 侯迎降,皇帝赐其王印绶。后遂杀之。夷獠咸 以竹王非血气所生,甚重之,求为立后。牂柯太 守吴霸以闻,皇帝乃封其三子为侯。死,配食其 父。今夜郎县有竹王三郎神是也。 在范书之前,东晋常璩著的《华阳国志·南中 志》也载有这则竹鼻祖图腾神话。《蜀记》(即《蜀 王本纪》)保留的这则神话则与范书、常志有些不 同: 昔有女人于溪浣纱,有大竹流水上,触之有 孕。后生一子,自立为王,以竹为姓。汉武使唐 蒙伐牂柯,斩竹王。土着土偶不忘其本,立竹王庙, 岁必祠之,不尔,为人患。 上述神话,从素质上看,又是同世界各民族普 遍传播的关于人类发源的神话或鼻祖创世神话是一 致的。它们无疑“是其时的汗青现其实人们思维中的 抽象化的反映”,“是和晚期的打猎采集糊口相顺应 的”,“是把人的发源和集团的动物或动物图腾联系 起来,认为该动动物与本集团的先人有血缘关系” (林耀华主编《原始社会史》第432、433页)。 这里的问题在于:夜郎侯(王)—竹王神话与古 代巴蜀文化事实有何干系?它能否能够纳入巴蜀竹图 腾神话的范围?笔者认为:这是能够的。 诚如童恩正先生在《古代的巴蜀》一书中所言: “夜郎是属于古代濮族的系统,这在学术界辩论是 不大的。”而现实上,我们按照诸如《史记》的《西 南夷传记》、《货殖传记》,《蜀王本纪》,《华阳 国志》的《巴志》、《汉中志》、《蜀志》、《南中 志》,《后汉书·南蛮西南夷传记》,《隋书·地舆 志》以及《承平寰宇记》(卷一百七十九)等浩繁典 籍并连系现代考古发觉来阐发,巴、蜀、夜郎、邛 都、滇等部族无论是在服饰、言语、风尚习惯上,都 是不异或附近的,如椎髻(少数为编发)、左衽、左 言、居“干栏”(图一)、歌《竹枝》、击铜鼓。 我们再从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后汉书》、 《华阳国志》、《水经注》的相关记录和明清以来学 者们的订正(如明代郑旻《牂柯江解》,清代田雯 《牂柯江考》)来看,夜郎古国——且非论它是原 始公社部落联盟抑或奴隶制国度——至多有着长达 二百五十余年(约在公元前3世纪上半叶至前1世纪 下半叶)的立国史。在这二百五十余年间,西南百濮 大集团内激烈比赛,大起大落,接踵发生过“蜀王据 有巴蜀之地”、秦灭巴蜀、汉在部门巴蜀故地与夜郎 古国先后设置犍为郡和牂柯郡等汗青事务。这时候 的夜郎古国是实有多大呢?我们按照《汉书·地舆 志》、《华阳国志·南中志》、《水经注·江水》、 《通典》、《文献通考》等相关史料分析阐发,当汉 武帝于建元六年(前135年)起头动手将夜郎国采取 进汉封建帝国地方王朝的邦畿之内(即开夜郎国为 犍为郡)时,夜郎国的四至边境应是:东到今湖南新 晃,西抵今云南曲靖、陆良,北及今四川宜宾、泸州 市以南并及犍为、乐山、眉山、彭山、仁寿、威远、 简阳、资阳等全数或部门地域,西北领有今云南东北 部,南涉今红水河傍广西田林、南丹一线(这大要就 是“夜郎”能得以“自卑”的一个次要来由吧)。因 图一:东汉画像砖《舂米》里的“干栏”式衡宇(新都出土) 而,《水经注·江水》称之为“大夜郎国”。 按照斯大林关于构成民族配合体的四大体素(共 同言语、配合地区、配合经济糊口以及表示于配合文 化上的共齐心理本质)的尺度来对待先秦—秦汉社会 的西南夷(西南百濮系统),出格是他们之中的巴、 蜀、夜郎、邛都、滇以及僰、徙(斯)、笮,它们事 实上乃属一个以巴蜀族为焦点的大的氏族—部落— 部族集团。《承平广记》卷八十六引《野人闲话》也 说:前蜀王建曾将一个于黔南深山中修道的神人黄万 祐迎至成都宫中,“问其齿,则曰:‘吾只记夜郎侯 王蜀之岁,蚕丛都郫之年’。”可见,因为夜郎王曾 领有过蜀地,因此在民间传说中,夜郎王与由蚕丛开 始的以成都平原为核心的蜀王一脉同样,都是被看成 现实上的蜀王看待的。因此,我们将夜郎竹王传说归 入巴蜀竹图腾神话范围,该当没有问题。 此外,还有一个值得留意的现实,这就是《蜀 记》中关于夜郎王降生的又一段记录,其云: 古夜郎国,传为一女入浣溪,有竹浮下而中 叫声,取而视之,则孩也。及长,呼为夜郎,封 竹溪王。 这里,夜郎王又称“竹溪王”。明代曹学佺《蜀 中名胜记》(卷之十一)在收录这段传说的同时指 出:嘉定州(治今四川乐山市)“治北三里,有竹 公溪矣。按宋祁《答劝农李渊宗嘉州江上见寄》诗 ‘嘉月嘉州路,柯峨接画船。山围杜宇国,江天黑郎 天’。即咏此事。”虽然曹学佺本人不太同意嘉定就 是古夜郎国,可是,畴前引典籍来看,在他之前,毕 竟已有如许一种概念颇为风行:即夜郎国降生自竹的 本领是发生在曾先后分属于古蜀国和古夜郎国的今四 川乐山市境,作为此事的一个印证,就是今乐山市城 北二里的那条被称为“竹公溪”的河道。 在今广西那坡县(在滇、桂鸿沟)彝族中还传播 着如许一个故事:古代“汉水”上漂来一支兰竹筒, 竹筒流到岸边爆裂开来。从里边走出一小我叫阿槎。 他与一只貌似犬状的母猴结为夫妻,其子孙就是彝 族。(拜见刘琳:《华阳国志校注》)这个故事,同 夜郎王降生自竹的传说有殊途同归之妙,反映出巴蜀 氏族—部落—部族集团大体分歧的以竹为血亲、为始 祖的图腾崇敬观念。据黄显功先生查询拜访,那坡县彝族 自称是三国时南中(约当今四川大渡河以南地域及云 南、贵州二省)孟获的儿女。在诸葛亮“七擒孟获” 的和平中,孟获的子孙及族人中有一部门辗转漂泊到 广西那坡地域,他们以孟获为鼻祖,奉金竹为种神。 在他们两头传播着如许一首歌谣:“孟获出来造天 地,孟优出来造兵器,孟达出来造金竹,孟连出来造 铜鼓。”(转引自施宣圆等主编《千古之谜——中国 文化史500疑案》) 按照典籍记录,巴蜀部族集团中有不少以竹为族 称和标识表记标帜者。现略举四例。 一、笮人 《华阳国志·蜀志》说:“定笮县 (今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)笮,笮夷也。汶山 曰夷,南中曰昆明,汉嘉、越巂曰笮,蜀曰邛,皆夷 种也。”可见笮族广布于西南,而以今四川雅安、凉 山以及阿坝、甘孜地域为多。笮人居于今川西大雪 山、邛崃山、大相岭(古邛崃山)、小相岭及大小凉 山的高山峡谷间,很早就缔造了索桥或溜索,用以交 通。《承平御览》卷七百十一引《纂文》:“竹索谓 之笮,茅索谓之索”。古代川西民族量体裁衣,伐竹 为索,用做造索桥的材料;所以在川西一带,索桥也 便是笮桥的异称。(图二)今成都百花潭东原有一座 横跨古流江(锦江)的钢索桥,其名即为笮桥,系由 竹索桥所改建。《承平寰宇记》卷七十二云:“笮桥 去(益)州西四里,名夷里桥,以竹索为之,因名笮 桥。”童恩正先生认为:笮族的族名,可能即由此而 来。 二、僰人、僰滇 《蜀中名胜记》卷之十五引 《夷裔考》云:“僰人者,其先世本华人。有罪贬 远方,以棘围之,故其字从棘,从人。”棘为有刺 草木的通称,可认为带刺的灌木藤类,也能够指棘 竹。《酉阳杂俎》前集卷之十八说:“棘竹,一名笆 竹,节皆有刺,数十茎为丛,南夷种认为城,卒不 可攻。”这南夷,当为司马迁《史记·西南夷传记》 中的南夷。司马贞《史记·司马相如传记·索隐》引 晋灼曰:“南夷谓犍为、牂柯也。”童恩正先生也认 为:僰族属于南夷。春秋战国时僰族集居的范畴,大 致相当于今宜宾地域以及与之相邻的乐山马边、峨边 彝族自治县。至今这一带仍还出产棘竹——本地称为 刺竹。僰人“以棘围之”,该当是以刺竹相围,构成 寨墙,即所谓“兵兰(拦)”。在宜宾兴文、珙县、 长宁一带的苗族(为僰人后裔)与汉族民间,还传播 着很多以棘竹结寨抵挡唐王朝及明王朝官兵的动听故 事。这申明,栖身在古僰道(今宜宾地域)的百濮集 团的一支是以棘竹为族称的,曰“僰人”。 滇僰又称滇。《史记·西南夷传记》说: 西南夷君长以什数,夜郎最大;其西靡莫之 属以什数,滇最大;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,邛都 最大:此皆椎结,耕田,有邑聚。 在汉代,僰人已成滇池地域的次要居民。其称为 巴蜀文化 2011年第2期 文史杂志 29 文史杂志 30 2011年第2期 巴蜀文化 图二:北川漩坪竹索桥(英国威尔逊摄于1910年3月) 滇是因地而名;又异称为滇僰,意即“滇地之僰”。 秦汉期间,由于接踵修通从今四川宜宾到云南曲靖的 “五尺道”和西南夷道,便当了统治阶层和商贾们的 奴隶买卖,使得秦代“僰侯国”(今宜宾)人漫衍于 川南至滇东北中转滇中的泛博区域。因而,汉代云南 的滇僰——滇人与栖身于宜宾的僰人,乃同属于以棘 竹为族称的僰族。 三、夜郎人、靡莫人 夜郎“氏以竹为姓”,前 已有述。靡莫,西汉时的勾当核心在今云南曲靖地 区。它与以棘竹为族称的滇等由于“同姓相扶”而组 成部落联盟,故有“靡莫之属”的称呼。畴前引《史 记·西南夷传记》中我们还可看出:靡莫与夜郎一 样,也同属百濮集团,且关系亲近。龙贤君先生还在 《彝学研究)创刊号著文说:“靡莫与夜郎都是古音 学家所谓的一声之转。靡与夜之别仅在一从衣得声, 一从亦得声。郎与莫也只在鼻音韵尾的不同,即所谓 的阴阳转,在汉代或为处所方言的不同,靡莫与夜郎 明显在汉字译音的书写分歧,皆氏竹。”清张澍《蜀 典》里所指的雅州府芦山县竹氏大姓,大要就是夜 郎—靡莫部族的后裔。其间竟有姓名直呼为“竹郎 裔”者,大白指为竹郎(王)后裔。芦山举人中也有 良多为竹姓,如竹奇、竹全中、竹枝扬…… 四、叟人 叟是蜀亡当前蜀部族漂泊在越巂或南 中部门的通称。汉至六朝时,叟又按地区被别离称做 蜀叟、氐叟、 叟、青叟、越巂蛮。其汉子发式仍保 留蜀人椎髻形式。唐人樊绰《蛮书》指乌蛮的一部门 为“栗僳蛮”,即今云南及四川西昌等地的傈僳族。 傈僳族的《创世纪》神话说:傈僳族同今天居于西南 地区的汉族、彝族、独龙族、怒族乃同出一源,而傈 僳族系因竹签卦关系变成。现代傈僳族还有以“竹” (祝)为姓氏者。据其《竹氏族的由来》神话称,他 们的先人是从竹筒里出来的,号称“竹王”,因此 他们乃竹王的儿女,即以竹为标记的竹氏族(马打 扒)。 值得留意的是:在唐代,栖身于今重庆巴南区至 南川市一带的巴部族板楯蛮的后裔——南平僚有竹 筒穿耳的习俗。《书·南蛮传记下》云:“南平 僚,东距智州,南属渝州,西接南州,北涪州……竹 筒三寸,斜穿其耳”。以图腾物穿耳、鼻作为粉饰, 将图腾间接附着于人体,使本人同化于图腾,乃原始 氏族—部落居民的一种遍及现象。这除了其朴实的审 美要求使然外,深层的内涵还在于赖以宣扬本氏族的 图腾标识,并将其看成灵物,相信能随时获得图腾物 类的庇护。南平僚竹筒穿耳的习俗,当是原始氏族社 会巴蜀氏族—部落部门家民以竹为图腾标识表记标帜的习俗在 唐代的遗存。 今天的瑶族大约是楚子灭巴当前的巴人“五溪 蛮”的后裔。广西西北部的巴马、都安两个瑶族自治 县妇人生女,便要在门楣插竹枝,以示女儿如竹之秀 美、高洁。这种风俗现象,无疑是巴蜀先民以竹为氏 族—部落—部族标记的一种残遗。 民族学的查询拜访材料表白,古代巴蜀部族集团中有 不少曾奉竹若神明,严加守护,禁止随便毁损,表现 出一种严酷的竹图腾禁忌。 在汉代邛都夷(在越巂郡,即今西昌地域及凉 山州西部)的后裔——今凉山彝族民间,还保留着悼 念死者,制造与奉祀竹祖灵(竹人)——“玛堵”的 数种方式。“玛”,彝语为“竹”的意义,“堵”为 “出”的意义。“玛堵”意义是:先人由竹内出生, 身后也当返入竹内。因为将人和竹视为一体的“图腾 同样化”观念的感化,整个制造与奉祀过程显得极其 复杂而漫长,虔诚而繁琐,且也有诸多禁忌。 陈 沫 吾 篆 刻 作 品 空山新雨后 诸缘未了

  文档贡献者

  大禹神话与巴蜀文化之渊...

  中国西南少数民族的竹王...

  巴蜀文化的起始_神话和上...

  巴蜀古代神话传说修建李...

  巴蜀神话旅游开辟研究

  杜宇化鹃神话与巴蜀文学

  蒙古突厥部族乌鸦崇敬与...

  竹纤维纺织品:实在与虚...

  传说典故:巴蜀神话和传...

  袁珂:简论巴蜀神线下载券

  5页1下载券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242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